毛涛 吕芳:提高光伏产业绿色供应链管理水平的建议

2020-07-01     来源:中国国情国力    作者:毛涛 吕芳

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迅速,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显著提升。在此过程中,能源消耗增长迅速。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1978年我国能源消耗总量为5.7亿吨标准煤,2019年增长至48.6亿吨标准煤。为减少传统能源利用对生态环境的影响,近年来我国大力推动清洁能源产业发展,2019年清洁能源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达到23.4%,能源生产和能源消费正在向着更加清洁、更加高效的方向发展。其中,光伏产业在我国能源绿色转型方面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。

光伏产业发展现状

我国光伏生产和应用规模连续多年位居世界前列,凭借高发电效率和低制造成本领跑全球,光伏产业成为“中国制造”的一张靓丽“名片”。

1.从企业分布看

我国光伏企业主要位于华东地区,其中80%的企业主要集中在江苏和浙江两省,包括协鑫、天合、晶科、苏民、中来、阿特斯、润阳、尚德、东方日升和中利腾辉等。此外,还有陕西的隆基、天津的中环、北京的晶澳、河北的英利、四川的通威及广东的爱旭等。目前,部分企业的工厂正在向内蒙古、新疆、四川和云南等西部地区迁移。

2.从生产规模看

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显示,2019年,全国多晶硅产量达34.2万吨,同比增长32.0%;硅片产量约为134.6GW,同比增长25.7%;电池片产量约为108.6GW,同比增长27.8%;组件产量达到98.6GW,同比增长17.0%,以晶硅组件为主。

3.从产业应用看

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显示,2019年全国新增光伏并网装机容量30.1GW,累计光伏并网装机容量超过204GW,新增和累计装机容量均为全球第一。全年光伏发电量约为2242.6亿千瓦时,约占全国全年总发电量的3.1%。

4.从产品效率看

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显示,2019年,规模生产的单多晶电池平均转换效率分别为22.3%和19.3%。单晶电池均采用PERC技术,平均转换效率较2018年提高0.5个百分点。

5.从国际贸易看

我国约有70%的光伏产品出口国外。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显示,2019年包括硅片、电池片和组件在内的光伏产品出口总额达207.8亿美元,同比增长29%。其中,组件出口额173.1亿美元,超过2018年全球光伏产品161.1亿美元的出口总额。2011-2019年,组件累计出口量超过255GW。

绿色供应链管理的作用

 绿色供应链管理将全生命周期管理、生产者责任延伸理念融入传统的供应链管理工作中,依托上下游企业间的供应关系,以核心企业为支点,通过绿色供应商管理、绿色采购等工作,推动整个产业链条持续改进环境绩效。

 1.推动产品更加绿色

在光伏行业,光伏发电提供着越来越多的清洁能源,是在“制造绿色”,但是光伏组件、逆变器等的生产消耗了一定的能源资源,也会排放污染物,尤其是硅材料提纯、硅铸锭切片等环节的环境影响相对较大。引导核心企业打造绿色供应链,从注重“制造绿色”转向“制造绿色”与“绿色制造”并重,带动链上企业关注制造过程的生态环境影响,通过改进生产工艺、优化用能机构、购置先进的污染处理设施等,实现光伏产品生产的能源资源消耗最低化、生态环境影响最小化、可再
生率最大化,使得光伏产品越来越绿色。

2.带动行业绿色发展

龙头企业具有较强的行业示范引领作用,其打造的绿色供应链,不仅能够推动链上企业绿色发展,而且可以带动企业同行关注和参与。在光伏行业,处于或接近光伏组件、逆变器等终端产品生产环节的领军企业,以及大型光伏电站建设企业,拥有着众多的供应商,占有着较大的市场份额,往往带动性较强。这些龙头企业打造的绿色供应链,可以起到以点带线和以点带面的双重
作用,在推动自身产业链“变绿”的同时,也能够带动同行企业参与。

3.获取市场竞争优势

在全球光伏产业链中,基于我国光伏产品大量出口的现状,应密切关注出口目的国的政策变化,特别是与“绿色相关”的要求。美国绿色电子委员会(GEC)于2019年发布了《光伏组件和光伏逆变器可持续发展引领标准》,计划针对光伏组件和光伏逆变器开启绿色认证工作。此外,欧盟已经完成了针对光伏组件、逆变器和系统的生态设计、能耗标签、生态标识、绿色招投标
和采购等的前期研究,并计划推广应用到认证领域。率先打造绿色供应链的光伏企业,要主动作为推动整个产业链条不断“变绿”,在国际市场中获得更多的竞争优势。

困境

在光伏行业中,大多数企业对于绿色供应链的认知普遍较低,参与热情也不高。究其原因,主要有三:

1.相关实践起步较晚

绿色供应链相关理论出现于20世纪90年代,美日欧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率先将其运用到企业管理实践中,一大批跨国龙头企业率先开展绿色供应链管理工作,并取得积极成效,带动了产业链绿色化水平持续提升。与之相比,我国绿色供应链研究并不滞后,但是相关实践却起步较晚。通过近些年的发展,虽然出现了部分绿色供应链管理典型企业,但绝大多数光伏企业对此还比较陌生,主动打造绿色供应链的意愿不强。

2.管理体系建设难度大

企业开展绿色供应链管理工作需要建立相应的制度体系,该体系包括战略规划、管理制度、绿色生产、绿色采购、绿色供应商管理和信息公开等内容,同时也需要生产、采购、环保和销售等多部门共同参与和协同推进。从一定程度上讲,若公司决策层不重视,将无法推动。即使企业已经开展这项工作,若决策层没有坚定的信心和持续投入的决心,也很难做好供应商分类管理、供应商能力建设、绿色采购和信息公开等工作,成效将大打折扣。

3.激励不足

下游企业开展绿色供应链管理工作后,上游企业往往需要优化生产工艺或者购置更先进的节能环保技,相关成本也会随之增加。但是,绿色并不一定意味着高成本,通过技术创新,完全有可能推出既绿色、又经济的新工艺、新材料和新产品。如在光伏辅材中,随着高分子材料技术和工艺进步,高性能非氟背板替代含氟材料已经成为发展趋势,并率先在欧洲市场得到重视。但是,技术创新及推广应用往往需要进行前期投入,在一定时期内也离不开国家的相关产业政策支持。

建议

为调动起光伏企业参与绿色供应链管理工作的积极性,推动光伏产业链条持续“变绿”,建议重点做好三方面工作:

1.完善标准体系

(1)尽快推出光伏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规范,对绿色供应商管理、绿色采购、绿色生产、信息披露和绿色回收等进行规定,为企业特别是组建、逆变器等生产企业打造绿色供应链提供必要的模式参考。

(2)立足光伏行业特点,抓好重要节点,特别是重点产品以及高能耗、高污染等环节,在《绿色设计产品评价技术规范光伏硅片》标准之外,尽快出台与光伏组件、逆变器等平衡部件以及背板等相关辅材的绿色产品标准,与高污染、高能耗生产环节相关的强制性或推荐性标准,为核心企业判断链上企业是否绿色提供依据。

2.进行重点推动

(1)引导龙头企业。核心企业往往拥有着数量众多的供应商。如尚德在电池制造环节有供应商35家,核心供应商14家,组件生产环节有供应商97家,核心供应商60家;固德威的逆变器生产环节有一级供应商66家,核心供应商40家。建议率先引导这些行业龙头企业打造绿色供应链,为其提供技术、资金和能力建设等支持,帮助企业完善绿色供应链管理体系,提高其对产品设计、生产、流通、销售、回收、再利用和处理等环节的管理能力,降低产品全生命周期的生态环境影响。

2)抓住关键环节。绿色供应链管理体系是企业开展相关工作的基础。该体系涉及到管理制度、管理机构、绿色采购、绿色供应商管理、绿色生产、回收利用、信息平台建设及信息披露等内容。若企业能集中力量及相关资源,完全有希望在短期内建立起系统的管理体系,但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,此项工作很难一蹴而就。企业在实践中,若能率先围绕绿色供应商管理、绿色采购这两个关键点,建立绿色采购机制以及绿色供应商选择、分类、风险评估和退出机制,就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(3)关注重点领域。绿色供应链管理是动态管理,需要重点关注三个领域:在能源使用方面,重点推动链上企业提高能源使用效率,并不断优化用能结构,尽可能多地使用天然气、风能和光伏等清洁能源,提高清洁能源占比。在资源方面,推动链上企业优先使用再生材料、可降解材料、速生材料、易回收和易拆解零部件,尽可能减少使用甚至不用有害物质。在污染防治方面,在法定污染物排放标准之上,最好能提出更高的排放要求,并逐步提高相关标准。

3.加强正向激励

建议进一步加强政府引导和相应的经济激励,积极营造绿色生产和绿色消费社会氛围。

(1)从供给侧发力:给予绿色生产企业,特别是一些符合绿色发展需求的创新型高技术企业必要的正向激励,加大税收减免及相关项目支持力度,使企业能够从绿色供应链创建工作中受益;同时,严厉打击环境违法企业,彻底消除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现象,为绿色企业提供更加共同的竞争环境。

(2)从消费侧发力:现阶段,建议细化政策体系中关于光伏产品绿色采购的相关要求,出台配套方案和实施细则,使绿色采购目标具体化、标准统一化、目录明确化、程序规范化、过程公开化,推动现有政策落地,为绿色光伏产品生产企业提供更多的市场空间,引导更多的光伏企业打造绿色供应链;条件成熟时,出台统领各类市场主体绿色采购活动的《绿色采购法》,对于政府采购要着重明确要求和规范采购程序;对于其他类型主体的采购则着重进行激励和引导。

(作者单位:毛涛,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能源资源环境研究所所长;吕芳,中国科学院电工研究所高级工程师) 

分享到